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余生不知凡:13.转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余生不知凡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莫知凡低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的人,用左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用食指绕着她的发尾打圈:嗯!回家。默了几秒,像是突然想起:听说夏扬现在跟你一个班,他坐哪儿?

    凄余生就像莫知凡肚子里的蛔虫,对他的问题并不惊讶,直起身子,用手指了指夏扬的座位:喏!那里,很远。

    莫知凡时高时低的语调,明显带着醋意:怪他选的位置离你远了?

    凄余生忙缩回莫知凡怀里,有些小女人的腻歪:怎么会!别人坐哪儿都跟我无关,有你在就够了。

    这种三观才正!跟我回家。莫知凡脸上挂着满意的笑,拉着凄余生就往教室外走。

    晚上,莫知凡跟凄余生商量了一件事,其实只是通知。大体上就是莫知凡找了一份周六晚上的兼职,在一家咖啡厅,离他们租的房子有点远,但工资待遇很好。

    莫知凡告诉凄余生的理由是他要开始攒钱投资,实际上是他不能直接找家里多要钱来支撑他们在一起多出的花销,他要护住凄余生在他爸爸莫逆之那里的自尊。凄余生一开始坚持要跟莫知凡一起打工赚钱,但被莫知凡严词拒绝:余生,你不准去!记住,如果有一天,我沦落到需要你从经济上来帮助我,那你就离开我!你懂我吗?

    凄余生当时没多说,只是扑在他能给人安全感的怀里。

    时间一瞬即逝,夏扬转系一周了,这一周里,他跟宋念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突飞猛进,经常同进同出,还去外面吃饭,班里班外都有谣言。

    每次有人含沙射影地八卦他们的关系,宋念总是害羞着让他们去问夏扬,像热恋中的少女,让人浮想联翩。真有些热衷八卦的人去问夏扬,夏扬都是不置可否,或者做一些误导性的动作,如果说他最初的行为只是撩动了宋念的春心,那他此时的反应彻底把宋念收服了。

    为了欢迎夏扬的加入,班委们组织了一次全班聚餐,时间就定在周六晚上。凄余生知道以莫知凡的性格不会同意她去,她自己也正好不想去,可她自愿开口告诉莫知凡自己想陪他,去他上班的咖啡厅附近等他下班,不去班级聚餐的时候,莫知凡却鼓励她多参加班级活动。

    莫知凡下决心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他不想凄余生去,毕竟夏扬在,以防万一。可他忍不住想试探凄余生。

    所以,夏扬转系的第一个周六晚上,凄余生去了有夏扬在场的班级聚会,莫知凡一个人去了咖啡厅兼职。

    莫知凡在凄余生面前虽偶有戏谑耍无赖,可君子形象一直尽力维持。那个晚上,他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凄余生的心理防线近乎被打破,本来有些事可以水到渠成,但他还是温柔地把凄余生抱回了卧室,趴在她床前以极不舒服的方式将就了一夜,没有爬上床,也没有回沙发上。

    以至于很多年后,物是人非,他们之间特别疏离陌生的时候,莫知凡在数不清的日子里后悔莫及,他总会梦到他带着凄余生回到了那个晚上,引诱她跟他做了一些邪恶却无比正确的事,他想凄余生事后可能会怨她,但也不得不跟他走。他痛恨自己当时的守信,坦荡以及爱得小心翼翼。

    对于莫知凡扔杯子的事,凄余生一点也不震惊。而且,夏扬跟莫知凡,她义无反顾,肯定站莫知凡。在她的认知里,她妈跟莫知凡,还有其他人,这是唯一的一种分类方法。

    凄余生性格孤僻,但这并不代表她猜不透夏扬的意图,所以夏扬再来找她的时候,她只能假装不巧有事离开,躲开他。直到夏扬申请转系,从经贸系换到了外管系,跟她同一个班,她看到了夏扬的一根筋,才决意跟他摊牌。

    夏扬的家境一般,不过跟凄余生比起来,也算是一个小康家庭中的公子哥了。温润有礼是周围人对他的评价,与家人相处也是亲切自然,从小被呵护着。所以在遇到凄余生之前,他根本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这样可怜的人,还是一个女孩儿。要说夏扬起初对凄余生是一种好奇,则是在好奇的过程中无法自拔,慢慢被她吸引。夏扬在很小的时候,就设想过自己的人生伴侣,可能是俏皮可爱的,也有可能是温柔贤淑的,想了一万种,万万没想过是凄余生这种有些糟糕的女孩儿。决定转系,除了看不惯莫知凡的自以为是,还有不喜欢凄余生的故意逃避。

    刚转到外管系,系里就传开了有个新来的大帅哥,流传着关于他的各种话题,人品,成绩,家势。他跟莫知凡一样健谈,所以很快跟班里的同学熟络了起来。借着这种自来熟的技能,很快就从各处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凄余生和莫知凡的事。他知道经贸系有个叫孙子仪的女生跟莫知凡和凄余生是高中校友,知道孙子仪曾两次跟莫知凡当众告白,对宋念的事也知道个大概。

    到班里的第一天,他只是简单地跟凄余生打了声招呼,是在经过她座位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余生,好久不见。

    从夏扬进门的那一刻凄余生就注意到他了,知道他带着某种目的,所以回答显得不太自然:嗯。呃,你好。

    听到凄余生心不在焉地回答,夏扬不经低笑:呵呵!你好?余生,你就没有想问的?

    嗯。没有。不,有。你为什么突然转系?

    要把凄余生塞进自己的眼睛里似得,对视着她的眼睛:因为,发现这里有更适合我的。朝凄余生笑了笑,夏扬挑了一个离凄余生最远的座位。

    憋了一节课的时间,凄余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趁着人少,主动过去找了夏扬,倔强地站在他面前,花了大约一分钟平息自己的心跳:夏扬,你,到底是不是来找我的?

    夏扬有些好笑地盯着她看:你觉得我是?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只是劝你不要做无谓的事。

    余生,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要追你。快上课了,回去你的座位吧!夏扬没有生气,甚至依旧用温和的语气。

    对于凄余生和夏扬早就认识这件事,班上的人对不知情,他们两人表现出来的也不像,反而更像是陌生人。

    宋念是个典型的富家女,她喜欢什么东西总是一阵风,但偏偏要得到,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都好,只要得到过。军训的时候,她曾以为她跟莫知凡会有一段,但自从莫知凡找她以后,跟她说了那些恶毒的话,她就放弃了,只在心里记恨着凄余生和莫知凡。夏扬这样的人,喜欢他的有很多,宋念也不意外。加之宋念仗着自己出身不凡,自然而然觉得夏扬的出身才勉强配得上她,除了可笑的门当户对,更让她着迷的是夏扬气质里那股老成的运筹帷幄,带着成功男人的潜质,这才是她最在乎的。

    主动,也是宋念的一大杀手锏。夏扬下午再来上课的时候,他旁边的同桌就换了一个人,那个人自然是宋念。脸上牵起大方明媚的笑:夏扬同学是吗?我叫宋念,以后请多多指教。

    夏扬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宋念,对着她笑:宋念?思念的念。嗯!以后我一定多多指教。

    被夏扬撩拨得心底微恙,宋念克制住自己的激动,故作温婉地翻开书,才又转向夏扬:对了,听说你之前是经贸系的,为什么想转到外管来?

    夏扬放下手里的笔:在经贸学了一段时间,觉得乏味又无趣,所以就转了,没有特别的理由。

    原来如此,你不介意多个朋友吧?如果可以,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宋念试探着问道。

    《余生不知凡》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bergen.com/books/ysbzf/
上一章        余生不知凡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