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余生不知凡:11.初次交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余生不知凡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嗓音低沉着,邪笑着:惊喜?你配吗?她的惊喜只有我!

    夏扬的笑却是让人如沐春风,轻描淡写道: 你确定她真的喜欢这样的你?幼稚,倨傲,冲动,像个不成熟的小孩儿。所以,她真喜欢这样的你?

    那只还留在裤兜的手紧握成拳:你不了解她,别再去找她。说完,转身就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

    夏扬低着头,看了看手里摩挲着的学生证,又看着莫知凡远去的背影,嘴里吐出几个字:谢谢提醒!

    一天的课程都很无聊,凄余生上公共课的时候不停地打瞌睡,勉强打着精神在后排记笔记。一不留神,头又要磕到桌上了,就在她的头离课桌还有三公分的时候,突然在桌面和额头之间出现了一个大手,刚好避免了她撞在课桌上的疼痛。不过这样一来,凄余生也被吓醒了,忙正襟危坐,等她转头一看,才知道来人是莫知凡,惊讶地差点一声大呼,幸好莫知凡即时伸手捂住了她大张的嘴,挣扎着要说话,呜呜了两声,莫知凡松了手。

    莫知凡,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反正是公共课。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在我旁边?

    我让你旁边的同学挪了个位置给我。说着,还转头给挪位置的同学笑了笑,小幅摆手给他们打了打招呼。这一动作让边上的同学看了都心花怒放,都主动地回应他。

    莫知凡,搔首弄姿给谁看呢?以后你在开演唱会吗?

    哎!余生,你刚跟我开玩笑啦?余生,不生我气了吗?

    早上谁让你先走了?我差点迟到了。带着责怪的语气。

    差点迟到啦?我本来想让你多睡一会儿的,还给你留了字条,你看到了吗?

    看着凄余生又变回了不温不火的样子,脑海中不经闪过早上夏扬说的话。拿过凄余生手里的笔,装作随便在纸上写写画画:余生,你真的喜欢我吗?

    怎么又问这样的问题?你怎么了?拿回自己的笔,准备写笔记。

    没什么啊!我就随便问问,随便问问。余生,我帮你记吧!快速地转移了话题,去拿桌上的笔记本。

    任由莫知凡拿过笔记本,顺带也给了他一支笔。

    莫知凡用自行车载着凄余生回家的时候,凄余生在后座:你今天下午特意来教室接我的?

    不然呢?我说我来抓奸的?你信吗?调侃着大笑掩饰着自己的真实目的。

    凄余生果然认为莫知凡是在说玩笑话:不正经!

    晚上,快要睡觉了。莫知凡很正经地把凄余生从卧室里拉到客厅的沙发上,按着她坐下:余生,我想跟你解释一件事情。

    把鞋脱了,双腿曲起放在沙发上:说吧。

    余生,那天孙子仪到操场上跟我告白,我明确地告诉她让她死心了,没有答应她。至于后来,是大家都看她一个女生颜面尽扫,我也不想她因此记恨你,才同意原谅她的不耻行为。但我以后绝对不可能跟她来往,你信我吗?

    我信你。其实,今天下午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不生气了。凄余生用手握了握莫知凡的手,以示安慰。

    像是得了极大的赦免,回握住凄余生的手:余生,我还想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成熟?

    比我成熟就好了,别胡思乱想。

    把凄余生圈在自己怀里,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余生,你能给我说说你的家人吗?说说你的家庭,你的童年?

    在莫知凡怀里的凄余生,怔了一下。静默了一会儿,不痛不痒的声线很像在讲一个古老的故事:我的妈妈叫凄媛,她长得一般,但她是最温柔的人,她很爱我。可惜她不够强,在凶恶粗俗的爸爸面前,总是表现得无比懦弱。除了保护我的时候,和坚决让我跟她姓的时候,我觉得那是的妈妈像极了一个坚强无畏的大英雄。我的爸爸,他叫严威,听名字是个不过要求有些严格的好人,但事实上,他好赌,没有壮志,只有一点儿偏向龌龊的小市民享乐思想。他最大的乐趣,可能就是打他的妻子,在我们三个人挤着睡觉的床上,他总是突然就打妈妈,往死里打。我一直觉得他有神经上有一些问题。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充满了暴力,阴暗,肮脏,不美好、、、、、、

    凄余生往莫知凡怀里缩了缩,抓紧了他的腰,一句一句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莫知凡胸前的衣服湿了一角,他知道凄余生哭了,抱紧她,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用力,一下一下,轻拍着抚她的背:余生,别怕,现在都过去了,没关系。

    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就听到怀里的人迷糊着嘟囔:莫知凡,谢谢你!

    睡吧!待会儿我抱你进卧室。勾过叠在一旁的被褥打开盖在凄余生身上。

    怀里的人没有再说话,却能够感觉到她慢慢放松了紧绷的身子。

    莫知凡租的房子外面有一个院墙内置小花园,再往外就是一排排青葱翠绿的行道树,环境比较清幽,每天早上总有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啼叫。凄余生像往常一样看了日出又爬上床睡回笼觉,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被外面鸟儿清脆的叫声给唤醒的。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就顺手拿过床头的闹钟,透过窗撒进的光线很亮,定了定神,能够清晰地看到闹钟上显示的时间是八点钟。看到时间,心里咯噔了一下,明明平时都调的七点半的闹铃,今天没响,难道坏了?急忙看了一下底部的调整按钮,才想起自己昨晚置气,睡觉前就把闹钟关了。

    《余生不知凡》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bergen.com/books/ysbzf/
上一章        余生不知凡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