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余生不知凡:10.危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余生不知凡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凄余生穿着睡衣踩着拖鞋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莫知凡坐在沙发上,那双兴师问罪的眼睛盯着她。看到凄余生出来,莫知凡从茶几上拿起学生证翻开就扔到她面前:什么时候的事?

    凄余生弯腰想去捡地上的学生证,手指还没触到,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身边的莫知凡用右手大力拽过她的手腕,左手捡起地上的学生证举到她眼前,眼睛发红地威胁道:凄余生!今天你不解释清楚,我明天就去杀了他!

    凄余生一时还不清楚法发生了什么事,认真地看了看学生证上面的字,才知道是夏扬的学生证,觉得名字眼熟,想了想,才想起是下午那个人。但他的学生证怎么在自己这里,她也不知道。

    解释什么?

    夏扬,你什么时候找的野男人?

    什么野男人!粗俗!莫知凡,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这个夏扬到底是谁?难道我才是那个野男人。莫知凡捏着凄余生的手腕,不停地使力,非捏碎她的手腕似的。

    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这个学生证我也不知道怎么在这里,我不认识这个人,下午第一次看到。

    第一次看到他就把学生证给你?

    想到下午在经贸系看到的一切,凄余生一阵不甘:莫知凡,你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恶心!

    我恶心?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恶心,不是还没上你吗?嗯?莫知凡心里难受得紧,现在是什么难听就说什么,他想让凄余生跟他一样难过。

    知凡,你以为下午的事我不知道吗?冷静了一下,凄余生用正常的语气强调到。

    莫知凡眼神一闪,沉默了一会儿:下午什么都没有发生,都是孙子仪一厢情愿。

    呵!那我也跟你说了啊!学生证没什么!我说了我不认识那个夏扬,那个学生证怎么在我这儿,我也不知道!我都跟你解释得这么清楚了!你不也不信我?凄余生讥讽莫知凡。

    我也想信你,可你一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的,我怎么信你?好!余生,我不想跟你吵,只要你再看着我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跟我解释一遍,我就信你。意识到凄余生语气有些不对劲,莫知凡的声音软了下来。

    凄余生把眼睛睁地圆圆的望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凄余生不认识夏扬,也不知道学生证是怎么回事,莫知凡,请你相信我。说完,把他抓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掰开了,负气地进了卧室,把门反锁起来。

    莫知凡立在客厅没作声,他知道凄余生很气。半晌,扔了学生证在茶几上,进到浴室冲凉,用香皂沐浴露重复洗了很多次拿过学生证的手。

    十一点,莫知凡把沙发上的被褥抱到卧室外门口的地上,铺开,就睡了下去。

    我不仅要爱的肉眼认识我的肉身,我要你的灵眼认识我的灵魂。

    凄余生额前的一缕的发丝在斜阳下影影绰绰,她坐在阳光里,手里捧着一本封面老旧的书,翻开的那一页正写着这样一句话,手指落在上面,嘴不由得跟着念了出来。

    思绪留在上面,盯着发黄的书页,她在想她跟莫知凡到底有没有用自己的灵眼认识对方的灵魂,她不知道他家里的事,他似乎也不知道,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睡觉,像最亲密的恋人,却又对彼此一无所知。

    一个尖声尖气地声音快要划破凄余生的耳膜,把她拉回了现实:哟!这不是余生吗?怎么不去经贸系看好戏?

    是宋念,又来嘲讽她了。凄余生不知道这次宋念又在耍什么花样,只是提到经贸系,一定跟莫知凡有关:你又想怎样?

    切!我可是好心好意来提醒你!再不去啊!莫知凡可都要跟人跑了!窝囊废!宋念骂了两句就绕到一边了。

    宋念的话让凄余生顾不得那么多了,拔腿就朝经贸系的教学大楼跑去。还没等她跑到楼下,在远处就看到一堆人围了一个大圈在经贸系教学楼下的空地上。中间站着一个身材火热的女生,拿着一束红玫瑰,另一只手还拿着一个喇叭。仔细一看,那个女生正是孙子仪。凄余生没有过去,心里很忐忑,她猜得到孙子仪可能是为了莫知凡来的。

    果然,孙子仪举起了喇叭,对着经贸系的大楼大喊:莫知凡!我是孙子仪,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好吗?

    那些围住孙子怡的人或许是佩服她的勇气,也帮着她一起叫莫知凡下来。

    见楼上的人没动静,孙子仪又一次举起喇叭:莫知凡!你那么宝贝的凄余生有这样不顾一切地跟你告白过吗?我为你放弃自尊,转到这个学校这个系,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她为你做过什么?莫知凡!是男人就下来,缩头乌龟算什么!

    周围的人更加支持孙子仪了,都齐声喊着莫知凡,下来!

    凄余生歪着身子努力去看,不敢眨眼,她很怕看到莫知凡的身影出现在楼下。在她脖子快要僵掉的时候,她听到楼下的人一阵欢呼,接着就看到莫知凡挺拔的身子从楼道走出来。

    下意识的,她往后退了退,好像生怕他看到她这副患得患失的样子,也怕别人认出她就是凄余生,似乎她才是那个名不正言不顺插足的人。

    但是一股被情感驱使着的好奇心让她看到了莫知凡拨开人群走向孙子仪,停在她身边。孙子仪一下扑向他死死地搂着他,他把她从身上扯开,拿过她手里的玫瑰花和喇叭,一字一句在跟她说着什么。

    凄余生看不清莫知凡脸上的表情,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是看到莫知凡说完准备走的时候,孙子仪抢在他前面夺过他手里玫瑰花和喇叭扔在了垃圾桶里。然后又跟莫知凡说了什么,伸出右手以握手的姿势放在莫知凡面前。莫知凡看起来犹豫了几秒钟,同样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了上去。

    他们可能只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凄余生心里是这样想的,却还是心里堵得慌。没有接着再看下去,回身走了另一条人很少的小路,低着头往前走,走着走着发现鞋带开了,想把它系好,可就是不管她反复怎么系,就是系不好,突然就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余生不知凡》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bergen.com/books/ysbzf/
上一章        余生不知凡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